专题

数据堂深陷“数据门” 主营业务转型攻AI

  据《财经》报道,国内“大数据行业第一股”数据堂的多名员工因涉嫌传输公民个人隐私数据而被山东警方调查,包括多名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近日,相关报道显示,数据堂的首席运营官柴银辉和揭宇飞均以个人名义被起诉,CEO齐红威、联合创始人肖永红在内的多名高管均曾接受过调查。截止到目前为止,数据堂公司本身未被检方起诉。

  《网络安全法》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应当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被收集者同意。同时,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窃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获取个人信息,不得非法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

  “隐私保护已成为一件政治正确的事情”,一家互联网公司副总裁直言,随着公民隐私焦虑和不信任感的不断上升,持有海量数据的公司和整个大数据产业,都笼罩在数据“不安全”的阴影之下。

  去年被查,在“数据门”里困囿了一年的数据堂,就是碰了“隐私”这道红线日,数据堂董事会收到公司个别员工涉及山东省费县公安局刑事调查的通知。公司为保护投资者利益,避免股价异常波动,2017年8月14日起宣布停牌,至今股票仍处于暂停转让状态。

  经过近11个月的侦查,该案涉及的21名犯罪嫌疑人被起诉,数据堂有6人涉案,两家更上游的公司的相关人员被另案处理。据新华社,加上另案起诉的犯罪嫌疑人,共有11家公司牵涉其中,涉及57名犯罪嫌疑人。

  新华网表示,涉案公司日均传输公民个人信息 1 亿 3 千万余条,累计传输数据压缩后约为 4000GB 左右,公民个人信息达数百亿条,数据量巨大。

  根据公司披露的公告,法院已于 2018 年 5 月 9 日和 7 月 10 日两次开庭审理完毕;截止目前该案件尚未宣判。

  被迫转型 设立子公司发展AI线日,陷入涉嫌传输公民个人信息风波的大数据公司“数据堂”在全国股转系统上发布公告,回应了网上关于公司的侵权传闻。

  数据堂表示,案件发生后,公司及时对涉案业务予以整改和停止,并对相关业务进行了梳理,不存在其他涉及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合同。并解释到,此次事件是公司个别人员不当行为造成的。

  根据Wind的数据,数据堂的主要业务分为四条线.71%。而这次丑闻爆发后,数据堂马上叫停了公司主营业务里的“金融线”和“营销线年年报,公司主营业务和服务发生了变化。

  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对业务线进行调整,对营销线、金融线予以关闭,使得二者所占的比例开始下降,AI 线的比例大幅提升。

  公司表示,国家和行业监管部门通过制定各种法律法规来规范大数据行业,尤其在征信和营销领域的政策趋严,使得行业热度急剧下降。多数大数据公司均对旗下征信营销类业务进行核查,但凡界定不清的业务均予以关停,使公司上下游客户均有所减少,业务规模受到较大影响。

  原定大力发展的金融和营销两类产品与服务均未能较好开展业务,形成了较大程度的亏损。公司决定将金融线和营销线予以关闭,同时大力发展需求不断提升的 AI 线。

  根据年报,数据堂2017年亏损了9776.21万元,上年同期亏损额为1693.55万元;资产总计为2.13亿元,同比下降了38.55%。与2016年相比,2017年数据堂可谓“失血”严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