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

李静芝寻子32年终相认 曾长期在津工作

  5月18日15:30,西安市公安局,60岁的李静芝和失散了32年的儿子嘉嘉见面了。

  1988年10月17日,两岁八个月的嘉嘉被爸爸从幼儿园接到西安金陵酒店,就在嘉嘉说口渴、爸爸进屋去倒水的两三分钟工夫,嘉嘉就被人抱走了。

  从此,李静芝的人生彻底颠覆了,从28岁到60岁,本应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岁月,她却一直跋涉在铺满泪水的寻子之路上。

  5月18日,嘉嘉和父母见面后,当天就和母亲住在一起,李静芝说,关于嘉嘉的未来还没有仔细商量,但嘉嘉已经在成都成家,她以前在天津工作,经常从天津往返西安,未来,她会多了一个经常去的地方。

  李静芝说,今年4月份,她听说自己的儿子可能被找到了,“还是不敢相信,像做梦一样。”

  李静芝的姐姐说,那段时间,家人依然不敢提嘉嘉的事情,“还没有确认,有希望,也怕失望。”姐姐说,32年来,李静芝备受痛苦,“家人从来不敢提嘉嘉,嘉嘉是正月十五出生的,每年过年,都是家人最悲痛的时候。”姐姐说,2015年,她们95岁的母亲过世了,老人去世前,最牵挂还是嘉嘉。

  嘉嘉的失踪改变了李静芝的人生,在寻子的路上,李静芝倾其所有,她的爱人的关系也渐渐变得疏远,1999年,李静芝和丈夫离婚后,离开西安,在天津一家货运代理工作。

  “经历过很痛苦的阶段,但后来心态好了一些,找孩子是我一生要坚持的事情,但要积极生活,等到有一天找到孩子,可以给他好的生活。”32年来,李静芝一边在天津工作生活,一边寻找嘉嘉,她至今没有再婚,在寻子的路上,李静芝认识了很多被拐家庭,组建了一个叫“寻子联盟”的组织,大家一起发布消息,集体制定寻亲方案,结伴去寻亲。

  多年来,李静芝在寻子的路上帮助过80多个走失的孩子找家,并且已经成功地帮助29个孩子找到了他们的亲生父母,被家长们称为“打拐妈妈”。

  “第30个孩子是我的儿子。”李静芝说,5月10日,今年的母亲节,她接到公安部门的电话,经过DNA对比,嘉嘉确定被找到了。

  西安市公安局局长肖西亮介绍,三十二年来,警方没有放弃寻找嘉嘉,该案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陕西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进行侦办工作,今年4月底,西安警方获取一名四川人多年前曾花6000元收养一个西安儿童的线索后,立即对疑似对象进行筛选摸排,发现四川绵阳男子顾某宁与嘉嘉高度相似。5月6日,专案组民警立即前往四川进一步核查,在当地公安机关配合下,经DNA对比确认顾某宁就是32年前被拐的嘉嘉。目前,专案组正在进一步调查,一定依法打击贩卖儿童的人贩子。

  “好几天没睡好觉,昨天吃了安眠药才睡,太激动了。”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和儿子见面了,李静芝激动万分,哥哥、姐姐和好友不断地提醒她“控制情绪,控制住。”

  李静芝虽然在天津工作生活,但西安还有亲人和房子,上午,李静芝给嘉嘉收拾出一个房间,放上嘉嘉的照片,她找出嘉嘉小时候的衣服,在房间里布置好气球、拉花,等待儿子归家。

  李静芝特意烫了头发,穿上最喜欢的一条裙子,配上一件红色的罩衫,穿上红色的高跟鞋,带上嘉嘉的照片、她寻找嘉嘉的视频和寻人启事,以及嘉嘉失踪前骑的小三轮车,“嘉嘉以前在我家过得很好的,2岁的时候就给他买了小车,孩子丢了,但这辆车一直给他留着。”

  见面之前,李静芝的心情五味杂陈,“兴奋激动,又不敢相信,还担心孩子不认识我,我在拥抱他的时候,他会没有反应。”

  西安市公安局马路对面就是嘉嘉在32年前失踪的地方,曾经的金陵酒店已经成为“南方城”商贸城。

  5月18日下午,西安市公安局会议室内,嘉嘉的父亲也来到了现场,李静芝和前夫毛振平都穿上了红色的衣服。

  等候与儿子相见的时刻,李静芝和毛振平两个人坐立不安,15:30,嘉嘉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他走进来,大喊了一声“妈”,李静芝和毛振平冲上前,三个人相拥而泣。

  李静芝和毛振平拼命抱紧儿子,泣不成声,他们将头扎在儿子怀中,用力亲吻儿子的脸颊和额头,李静芝抚摸着儿子的脸,父亲拍着儿子的肩膀,他们将儿子引向亲戚们,一家人也已泣不成声,从见面那一刻起,李静芝一直拉着儿子的手。

  李静芝将自己多年来珍藏的嘉嘉的照片、寻找嘉嘉过程中的视频、寻人启事交给嘉嘉,似乎想把这32年的所有过往一次性告诉给儿子,父亲毛振平送给嘉嘉一个挂坠,毛振平说,这个挂坠是他用了十几年的,嘉嘉已经在成都结婚,未来可能不能一直在身边,“让他挂在车上,他看见挂坠,就像在看着我一样。”

  嘉嘉给母亲戴上一只银质的手镯,给父亲戴上一枚戒指,“银饰有吉祥平安的寓意,给爸爸送戒指,是希望他们还能走到一起。”嘉嘉说。

  再见面,嘉嘉已经快35岁,他和爸爸妈妈长得很像,比妈妈高了很多,“孩子和我想象的一样,就是瘦了一点,我要给他做好吃的,把他吃胖了。”三个人拉着手坐在一起,虽然32年未见,却丝毫没有陌生感,嘉嘉说他喜欢吃米饭,这个习惯和李静芝一样,李静芝说嘉嘉小时候喜欢抓着她的头发,嘉嘉说,现在也喜欢抓着媳妇的头发睡觉……

  李静芝现在在西安的家是拆迁后搬的家,嘉嘉没有印象,看见自己小时候的衣服,嘉嘉说,虽然记不起来了,但小时候的衣服大多是蓝色的,他现在也喜欢蓝色。

  “我3岁前的记忆不清楚了,有记忆的时候是在绵阳的农村老家,那时候养父母在城里工作,我被老家的亲戚带大,直到5、6岁的时候去的成都。”嘉嘉说,他在小的时候曾听养母说起过,养母带着他在天津生活过几天。

  嘉嘉说,养父今年73岁,养母62岁,退休前养父做生意,养母是工人,家中只有他一个孩子,嘉嘉在四川的大学毕业,两年多前和朋友一起做装修设计,2018年,嘉嘉结婚了,目前还没有小孩,嘉嘉和媳妇目前也和养父母生活在一起,他刚买了新房,正在装修中。

  “养母对我很好,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嘉嘉说,曾经在新闻上看到李静芝寻找儿子的经历,“看着特别感动,当时还想着,希望这个阿姨能尽快找到儿子,从新闻里看到一张照片,和我小时候特别像,但没想过会是自己。”

  十几天前,嘉嘉接到警方电话,说他可能是被抱养的孩子,“当时不信,觉得是骗子。”经过DNA鉴定,嘉嘉被确定是李静芝的孩子,嘉嘉说,那个时候,他完全懵了。

  嘉嘉说,知道事情真相后,他问过养母,因为养母没有生育,一直以为嘉嘉是养父和别人生养的,但依然对嘉嘉视如己出,对于自己被抱养的事情,嘉嘉问过养父,但养父没有告诉他详情。

  “养母对我很好,知道这个事情后,她让我和亲生母亲见面,这次来西安,也是她送我来的,他看到我和生母团聚后,就自己先回了成都。”嘉嘉说,养母最近常常落泪,在他看来,两个都是他的母亲,提到以后的生活,嘉嘉说,他肯定都会照顾到,好好孝敬两个母亲。

  回想起嘉嘉丢失的那一幕,父亲毛振平依然难以平复:“32年前的那一天,下午5点多,我上班的地方离嘉嘉的幼儿园很近,一般都是我去接他,那天把他接回家后,嘉嘉想出去玩,我们就走到金陵酒店,那个酒店是我和朋友一起经营的,嘉嘉说要喝水,给他倒了一杯,水有点烫,我去后厨给他弄凉了,两三分钟的时间,出来以后,嘉嘉就不见了,当时我的头发就竖起来,那个感觉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毛振平说,嘉嘉丢了,他从此陷入了内疚和自责中,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妻子,怎么在有嘉嘉的环境里生活,无法原谅自己。

  “嘉嘉失踪的第一年,过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的父亲还在世,他在饭桌上给嘉嘉留了一个位置,摆上一幅碗筷……”从此之后,毛振平的家中再没有过过春节,每个团圆日,都是家人最悲痛的日子,“嘉嘉是正月十五出生的,每年的那一天,我都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见任何人,想孩子。”

  最初的几年,毛振平和李静芝一起寻找孩子,“30多年的等待和寻找,太多的失望了,后来不敢再去想了。”想嘉嘉的时候,毛振平只能看着手机里嘉嘉的照片落泪,不管换过多少次手机,嘉嘉的照片都存在手机里。

  和嘉嘉见面的这一天,李静芝一直陪在嘉嘉身边,来看望嘉嘉的亲朋友好友,她努力保护着嘉嘉,“让我儿子先吃饭,别让他饿着,别让他太累了……”

  李静芝说,嘉嘉回来了,她会给嘉嘉最好的照顾,弥补对她缺失了32年的母爱,关于未来,李静芝表示,他还没有和嘉嘉仔细聊过,但只要知道他还活着,活得很好,她就安心了,“以后的问题再说,毕竟他在成都有家,有爱人和朋友,我一直在天津和西安两地跑,以后,可以先去成都……”